确切的说是,他以水晶棺吊坠接收到了那张纸消失前的符号讯息!

  可惜,他不能洞彻,无法在那一刻领悟到心中,境界决定了他无法破译,所有这些想来还烙印在水晶棺吊坠上。

  白衣女子化成的粒子流返回,显化在那里,不断轰鸣,剧震不已,那是一种能量形态的涅盘吗?

  无论如何,晗兵总觉得不对劲,到了后来,那页纸张也化成了诸多符号,同那粒子流共振,显化出奇异而恐怖的异象。

  轰!

  晗兵身畔,水晶棺吊坠发出鸣音,晶莹绚烂,流光溢彩,它竟然也跟着晃动起来,陷入在奇异的脉动中。

  他震惊的发现,当年在轮回路上所打劫的那张绿色符纸模糊的浮现出来了一角,隐约间他竟看到了朦胧的字迹。

  居然再现?

  不认识,那些字体太神秘,宛若每一个字都是煌煌大道,璀璨而神圣,压制了世间万物!

  不过,他却感受到了某种波动,虽然不认识那些字,但某种蕴意就通过大道的形式发出宏音,让他聆听到,并理解了。

  “苍穹之上……还有……”

  什么情况?晗兵震惊了,他真实听到了某种声音,宛若黄钟大吕,醍醐灌顶,冲击他的心与神。

  这并非是幻觉,而是真是的经历!

  苍穹之上,还有什么?他很想知道下文,努力去聆听,可惜这一切他却受到了干扰!

  在不远处,那白衣女子所在地,粒子流共鸣,灵力沸腾,让诸天都在颤抖,苍穹都要全面崩塌了。

  若非水晶棺吊坠庇护,发出柔和的光芒,晗兵确信自己可能不复存在了。

  也正是因为如此,他听不到那种声音了,而且最为惊人的是,绿色符纸上浮现的符文等竟被白衣女子化成的粒子流捕捉去丝丝缕缕的光华,被她聆听到了那种宏音!

  符文还在,依旧附着于绿色符纸上,水晶棺吊坠发光,显化出山川河流,一股莫名的波动,如山河间轰鸣,但是却都在被女子阅读。

  或者说被粒子流在阅读!

  晗兵震撼的同时又无言,是他首先得到的绿色符纸和水晶棺吊坠,却始终没有聆听到真相,不曾想这白衣女子始动就有获,宛若老朋友又见,久违了!

  他略有心急,很想知道后面的话,苍穹之上还有什么?

  他不自禁的去加了一些字词,仙,魔,天,界,轮回潭等,所有这些都让他心中不安。

  无论加什么字词,似乎都昭示着,更为宏大与恐怖的未来在等待后来者!

  终于,不再无序!一切都渐渐平息,那所谓的粒子流化成一团漩涡,在当中是时光在旋转,是秘力在激荡,那白衣女子竟又开始显形!

  她要再现出来吗?

  晗兵心中有太多的疑问,他期待这女子真正复苏,他想亲口问个明白!

  轮回路上的绿色符纸,以及苍穹积淀满斑驳岁月之力的信笺所记载的文字最终竟都被白衣女子所观到!

  晗兵感叹,他得到轮回路上的符纸很长时间,除了可以化作大钟,庇护神魂外,没有发现别的作用。

  终归是自身修为境界不够,难以触及,不过纸张本源还在自己身上,以后终有机会看到。

  “轰隆!”

  不远处,粒子流再次剧震,如同星河横流,银瀑倾泻,粒子流转化出部分人身,白衣女子再现模糊躯体。

  其姿风华绝代,气质无双,犹若一代无上女皇俯视纪元更迭的变局,想要干扰沧桑时光长河的存续,同时亦有眸光流转出不可描述的风情,惊艳了岁月。

  这是真正的复苏了吗?她倏地……睁开眸子!

  可惜,其躯还有部分是粒子流,在那里氤氲缭绕,仙气蒸腾,如梦似幻,显得很不真实。

  晗兵张了张嘴,想问的事情太多,心中有无尽的迷惑,都想藉白衣女子揭开迷雾。

  还为容晗兵说话,一束莫名的粒子流绽放光华,在晗兵身前如同烟花般绚丽,直指他的本心意志。

  “竟然在这里走出?”

  简单几个字让晗兵浑身绷紧,宛若被一方宇宙星空压住,几乎要窒息了,还好没有杀机与恶意,不然后果不堪设想。

  白衣女子再次开口,其神音蕴含着无上道韵,虽犹若天籁般动听,但却也让修炼者感觉到如对万古不朽的洪荒天宇,不可对抗。

  “又一世……走出两次。”

  何意?

  这么几个字很不完整,不知属于哪个纪元的古语不可辨,只能通过聆听大道真义来悟出话语的含义。

  晗兵心中很焦急,他在猜测,在揣度那究竟是什么意思?

  渐渐的,他有所明悟,自这片废墟,或者说冥土,一个人曾经走出过两世?

  他有这样刹那的灵光与猜想!

  同时,那女子的大道真言竟然显化出部分模糊的画面。

  曾经在一片混乱的苍穹下,有太多的血与火,无尽的征战……

  大道神音激荡,像是黄钟大吕轰鸣,响彻亘古亘今,涤荡人的魂光,接着让天地都要爆碎了!

  那是一种无形的波痕,大音希声!

  它不传凡俗,只在正确的地点,正确的人耳畔回响,轰鸣!

  不远处,凌霄雪儿周身闪着淡淡的轮回之光,那是世界本源力量!

  她的眸子中,流露着震惊之色!

  “苍穹下第一的女皇?真的是你吗?”

  “当年一战,都未曾见到你的身影,原来你已经埋骨它乡!”凌霄雪儿心头剧震。

  白衣女皇的复苏,让她震惊,不过她仿佛被特殊的光晕阻隔,仅仅看到了白衣女皇的影响,并没有晗兵的感悟。

  良久,空间荡漾,雾霭升腾,仙气氤氲,黝黑的镇帝碑发出一声惊天巨响,轰然落地!

  一切,又恢复了往昔,只有那通道入口处,多了一层淡淡的光晕!

  “雪儿女神?”淡然转身,晗兵看到了一袭白衣的凌霄雪儿,恍惚间,凌霄雪儿的身上,透露出了一丝白衣女皇的气势,这让晗兵震惊。

  “看来,世界又要乱了,某些存在,天难葬,地难灭,只有大空之火,古宙之焰,才能将其焚之!”凌霄雪儿笑道。

  “真的有四极浮土?”晗兵震惊。

  “你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提升修为,找回自我!”凌霄雪儿有些叹息。

  “我到底是谁?”晗兵有些迷茫。

  是谁在矗立时光长河之上,淡漠地俯视着下方,牵出宿命,摆弄命运,导演这生生世世?

  晗兵身体有些发寒,这一生的道路背后竟有一只无形的手,只手遮天,扬起红尘,拼组人道魔方,实在太可怕。

  咔嚓

  忽然间,玻璃碎裂的声音响起,那矗立万年,依旧如初的黝黑石碑竟然龟裂,道道裂缝,如同蜘蛛网一般蔓延!

  然而,石碑依旧矗立,却没有崩碎倒塌的迹象!

  阴风呼啸,滚石崩崖,一切又恢复了正常!

  “我要变强!”

  晗兵在心里呐喊!

  与此同时,圣域荒山,一位老者气息有些虚浮,混浊的双眼看向天际,满脸的震惊。

  “是她,她又回来了!”

  老者自然就是雄霸一方的东天大帝!

  “难道历史又要重演?昔年的一切又要重现?”东天大帝喃喃自语!

  “师祖,那片废墟,还去不去?”一位弟子恭敬的问道。

  “还有十年的时间,去,必须去,一定要找到洒落在废墟里的圣域至宝,疑似残破的世界就依附在至宝内!”东天大帝大喝!

  下一刻,说话的那位弟子,周身笼罩着金色的烈焰,仿佛要焚穿天宇!

  他一步踏出,进入了通道内!

  ……

  断魂谷,晗兵使劲甩了甩头,看向那稳定的通道。

  “既然圣域人要来,那我就布置一个大翁,等你们钻进来!”晗兵笑啦,他对自己的阵法造诣很有信心!

  “雪儿女神,我要捉鳖!”

欢迎大家访问:牛王小说网
本文地址:http://www.nwxiaoshuo.com/book/3012/6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