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李世民面色肃然,李牧也渐渐收起了嬉皮笑脸,语气诚恳道:“陛下,臣知罪,一切都是臣的过失,臣跟您道歉,以后保准不再犯了。陛下您能不能不要撤臣的职,影响实在是太大了。”

  李牧叹了口气,仍是一脸诚恳,但语气却已经变成了近似自吹自擂的感觉:“眼下内务府正在组建的过程中,大小事宜,都要我来决断,还有东城的工厂,长安城的巷道,学院的建设,哪个地方少的了我呢?没有我坐镇主持这些事情,怎么说呢,就如同两军阵前没了主帅,万万不可啊,陛下,您得三思啊!”

  本来听到前半段,李世民是有所犹豫的。是啊,少了李牧,这些大事谁来主持呢?但听到后半段,李世民的气可就上来了!活了半辈子,他就没见过这么自吹自擂的人。都已经把话说到了这个份上了,若真算了,不处置他了,以后还有法儿管么?

  李世民怒道:“李牧,你太高看自己了!朕有文武百官,哪个比你差?谁来接替,用不着你操心,总之就是不用你了!”

  李牧难以置信道:“陛下,真不用臣了?”

  “不用!”

  李世民脱口而出,忽然心里咯噔一下,感觉好像哪里有些不对劲。再看李牧,只见他嘴角抑制不住地翘了起来。李世民心里暗道糟糕,刚要开口找补一下,李牧已经不给他机会了!

  “太好了!”李牧一蹦三尺高,叫道:“我终于等到这一天了,陛下,咱可说好了,是您不用我,可不是我懒惰!哈哈哈哈……终于可以放假了!九儿,咱回家了!哦吼!yeah!!!”

  李牧转身就跑,蹦到马车上,向李世民挥了挥手:“谢过陛下!咱们年后见!”

  李世民呆若木鸡,等李牧的马车走出十多米,才缓过神,急忙喊道:“李牧,朕的话还没说完,你给朕站住!!”

  “陛下您说啥?哎呀,风大听不清楚啊!”李牧应了一声,旋即催促独孤九:“快快快,赶紧甩几鞭子,别让人追上了,快!”

  独孤九也听话,鞭子甩得噼啪响,眨眼消失在了李世民等人的视线里。

  “……”

  李世民叹了口气,头疼道:“堂兄,你看这小子,他、朕今日本来是想给他点颜色瞧瞧,你看他这副样子!朕早晚得被他给气死!”

  李孝恭笑呵呵道:“陛下,这便是李牧的特别之处啊,若他是个曲意逢迎的庸才,陛下还会如此高看他么?”

  “也对。”李世民笑了一下,忽然问道:“堂兄,你倒是舍得,竟放崇义去真腊。这要是有个万一,就算把李牧给剁了,也晚了啊。”

  李孝恭瞥了眼李世民的神色,叹了一声,道:“儿孙自有儿孙福,要真是命短,也怪不得旁人。陛下,你可还记得,咱们这个年纪的时候,都已经披坚执锐,征战沙场了。崇义是我的儿子,总能有点天赋,不至于、不至于”

  说完,李孝恭盯住李世民的神色,手心里有点冒汗。他的位置非常敏感,作为一个曾经功高盖主的大将军,仍试图让自己的儿子从军,本身就是一件冒险至极的事情,虽然他甩锅在李牧的身上,但是李世民又不是一个傻子,岂能被他糊弄过去。

  李世民似乎察觉到他的心境,瞧了他一眼,微微一笑,道:“李氏男儿,哪一个不是横刀跃马的大将军呢?崇义年幼,但朕相信,来日他的功业,一定不弱于堂兄。”

  李孝恭差点热泪盈眶!这几句话解了他一直以来的心结,情绪涌上心头,一时不知该说什么好。

  李世民拍了拍李孝恭的肩膀,道:“堂兄,酒色少贪些,来日朕还有倚重堂兄之处,千万不要早早掏空了身体。”

  李孝恭红了眼眶,重重点头:“臣遵旨。”

  高公公驾了马车过来,李世民与李孝恭分别,打着哈欠上了车。为了给李牧这个下马威,李世民也是起了个大早。昨夜又看了半宿的地图,实际根本没睡多大一会儿觉。没想到还弄巧成拙,落入了李牧的算计,成了他放假的理由。

  其实李世民和李牧的心里都清楚,内务府也好,工厂也罢,确实都离不开他。除非李世民狠下心,决定放弃内务府和工厂也不用李牧了,但这可能么?李世民都已经让中书省补圣旨了,本来也没真生气,不过就是心里不顺,想要敲打他一下罢了。

  没敲打成?也不过是一笑置之,以李世民的胸襟气度,不至于放在心上。毕竟是要过年了,李牧这段时间的辛苦,李世民是看在眼中的,让他放假几天,也不是多过分的事情。

  李世民对内务府的具体事务还是不够了解,认为过年这几天,没有李牧在,怎么也不至于维持不了。因此也没当多大个事情,没了总管大臣,不还有总管太监呢么。高公公虽然不懂做生意,但萧规曹随他还不会么?怎么也支撑过正月了。过了正月,李牧也休息够了,叫他回来干活,他还敢不回来?

  李世民这样想着,随口对高公公吩咐了一声,便把这事儿抛诸脑后了。眼下最着急的事情,还是在年前把突厥的事情解决掉。来年还有来年的事情,不能拖了。

  ……

  李牧嘴上说回家,其实没回。他跑到天上人间的旁边,王鸥的宅子,洗了个澡,然后抱着王鸥美美地睡了一觉。傍晚醒来,疲劳尽消,浑身轻松无比。

  想到自己已经被撤职,不用再操心内务府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也不用再跟那些满身铜臭斤斤计较的商人打交道,李牧就开心,快活,胃口也好了许多。一边吃着王鸥让回鹘厨子为他秘制的烤鸡腿,一边摸摸抓抓,时不时再亲个嘴儿,这感觉简直不要太美。

  目之所及的一切都变得顺眼了起来,就连手里的鸡腿,都像是被加了滤镜,看起来也好看了许多。此情此景,让李牧脑海中情不自禁地冒出来四个字。

  鸡你太美!

  “哈哈哈……”想到这个梗,李牧不禁笑出了声。王鸥见他笑,瞧了一眼,问道:“夫君,想到了什么事,这么开心?”

  “没什么、”李牧当然不能说自己想到了谢广坤,也没法解释,随口把李世民撤他职的事情说了出来:“鸥,你说我能不高兴么?我本就是懒散的性子,巴不得游手好闲。这下陛下撤了我的官职,我自乐得清闲。终于,我也能有时间陪陪你,陪陪巧巧和知恩。做点自己喜欢做的事情,岂不美哉?”

  在李牧睡觉的时候,王鸥已经收到了消息。得知李牧被撤了官职,本来还以为情郎会因此颓靡不振,却不想他的心态竟然如此的好。王鸥看向李牧的目光不禁爱意更浓,心中暗道,唯有如此豁达的男儿,才配得上我,果然没有看错人。

  王鸥又为李牧倒了一杯酒,道:“夫君这几日为了小叔子的事情辛苦了,妾身陪你喝一杯。”

  李牧色眯眯道:“我要你对嘴儿喂我喝”

  “又作怪、”王鸥白了李牧一眼,却也依了他,先把酒含在口中,然后嘴对嘴地渡过去给他。李牧饮下这香艳的一杯酒,心情更好,道:“鸥,今日我便不回去了,留下陪你可好?”

  “不行。”王鸥摇摇头,道:“你接连在山谷忙活了数日,都没有好好陪伴巧巧。若回到城里,就留宿在我这儿,巧巧嘴上不说,心里肯定怨我。不差这一两日,你能陪我半天,我已经很开心了,坊门快关了,回吧。”

  李牧心里其实也在为难,美人在侧,他实是不忍她伤心。因此才说了留下的话,但若真个留下,家里那头还有俩呢,也是不好交代。要不怎么说男人都是大猪蹄子,多少都有点渣的成分在里面。

  “鸥,你怎么这么懂事”

  “少油嘴滑舌了。”王鸥拿了干净的手绢,帮李牧擦了嘴,又给他整理好衣裳,把他送到门口。方才李牧睡觉的时候,独孤九闲着无聊,去西市溜达了一圈儿,饭也吃过了。见李牧出来,便把马车赶到门口,等李牧上车好回家。

  李牧拉着王鸥的手,依依不舍道:“明天我再来陪你”

  王鸥点点头,踮脚又送上一枚香吻,独孤九见了,忽然有些不耐烦,催道:“大哥,还走不走了,日头落山了。”

  “走走走,催个屁啊!”李牧不耐烦应了声,又抹了把王鸥的小手儿,这才爬上马车,又撩开帘子挥手。独孤九微不可查地哼了声,一甩鞭子,可怜白马无辜,冷不丁地挨了一下子,叫了一声,窜了出去。

  “臭小子,你想把我颠出去啊!”李牧大吼,独孤九像是没听见似的,鞭子一下急过一下。

  王鸥感觉到了独孤九的敌意,却也不放在心上。她对李牧身边的人,都是爱屋及乌而已。她真正在意的,只有李牧的想法。

  转身回到院中,王鸥对身边侍女吩咐道:“夫君一手扶持的锦衣卫,如今尽数离开了长安。手底必定缺人使用,吩咐下去,调拨一批底子干净的人过来,以备不时之需。”

  “喏。”

欢迎大家访问:牛王小说网
本文地址:http://www.nwxiaoshuo.com/book/40667/6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