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晨的阳光已经从窗户照射了进来,江浩还在床上不想起床,这几天没有上班的日子比上班还累。

  闹钟在床头上一次又一次的响个不停,只能强迫自己要起床了,他刚坐起来手机就响了,就是江凯打来的,因为知道他回来了,想问问他想吃什么早餐给他带一份去办公室。

  他一副有气无力的样子接着电话,好像很疲惫的样子。

  “知道你谈恋爱了,但是你也得忧着点,别太累了!”江浩听他说话要死不活的样子,故意这样调笑他。

  “切,小屁孩一个,我懒得和你说,挂了,我要起床!”说完他就挂断了电话。

  此时的江凯正对着电话在嘀咕:

  “什么人呀,”

  “每次都这样,说道关键时候就挂电话”

  “哎”江凯龇牙咧嘴的恨不得砸了手机的样子。

  他和刘点点的感情还算稳定,这些日子两个人一直生活在同一个屋檐下,也没有什么不愉快的事情发生。

  每天早上送完刘点点去上班,他又回自己办公室,下班就去接她一起桂花做饭吃。

  这些日子以来,江凯从原来的170变成了175,成功的长胖了不少,仿佛进入了男人的发福阶段,哪里都胖,肚子小胖。

  清晨的太阳闪闪发亮,他坐在人民广场上,看着对面电视台的大屏幕上,不停地播放着各类新闻,从联通路况到房产价格,还有失物招领,最后转播的央视新闻。

  美国的金融危机影响到了全球,整个世界到处都在慌乱,这两个月连超市的营业额都在大大下降,股市也天天跌落。

  今天出来的有点早,他已经送刘点点去了超市,回到这里却发现还早,一个人坐在广场上,看着老奶奶们散着步,聊着家常,唯独他一个年轻人坐在这里有点格格不入么的样子。

  他低着头,一直在玩着手机,刷刷空间,看看qq信息,看到同学朋友发了什么动态,感兴趣还的还要点评几句,好像是每天早上都要做的事。

  一看手机他就忘记了时间,到了上班的点他还没有下去超市,江浩在办公室里没有找到他,就出来现场逛着寻他的身影,整个超市都逛完了,还是没见他。

  他心想,一定是又溜出去偷懒了。

  “总经理好”

  “江经理好”

  他走过的地方都不约而同的传来问好的声音,他突然有点烦躁了,因为只要有问好声,他就知道超市生意更差,员工只有在闲的时候才有时间问好。

  逛了一圈下来,只有生鲜区有生意,买菜的老奶奶和阿姨们都在抢打折菜,其他区域的生意只能用惨淡两个来形容。

  他低着拿着手机,打开信息,再打开发件箱,给宁静发了一条信息:“生意咋么样?”

  很快就收到宁静的回复“惨不忍睹”简单的四个字,一针见血的道破了现在的情况。

  “怎么样?昨晚你休息还好吗?下午要不要一起吃饭!”江浩继续发道。

  “可以呀,下午我们去点点家吃饭吧,让江凯做饭,反正很久没有打扰他们的二人世界了。”宁静回复他道。

  江凯和宁静就像两个人八字就像天生不合,总是喜欢怼对方几句。

  其实宁静也逛了一圈超市,同样的除了老人抢打折菜外,其余的只能看到营业员的身影,顾客就是寥寥无几。

  她走到电器区域,真的只能用惨不忍睹来描述了,如果不是因为超市放了轻音乐,这里安静的可以听到自己的呼吸声。

  超市上空挂着的电视里还在播放着各种金融危机影响的的事情。

  “xx放开顶不住压力跳楼自杀”

  “xx工厂宣布倒闭”

  “x某股民的股票又全赔,一分不剩”

  新闻联播总是不停地说着这些事,比起现在的生意惨淡,他们还是幸运了很多,至少还在开门营业。

  宁静回到办公室,坐在一个人的办公室里,似乎有点稠胀,总得想个办法提升一下现在的人气才可以,毕竟这是一个刚开业不久的超市,总不能就这样子奄奄一息了。

  经过几番思考,最终他的定制了会员日的促销方式,每周两天会员日,不是折扣产品达到多少送纸巾、送盘子、送菜盆之类的活动。

  想到就立刻开始制定了计划,“啪啪”的键盘声在办公室里响起。

  很快她制定好了方案,在征求店长的同意,虽然这个店她是店长,但是一切决定她还是会征求一下之前的老店长,最终让他给她建议,她才会采纳执行。

  店长看到时就觉得她的提议很好,立马推向每一个分店开始执行,每个店每周的两天会员日交叉开来,这样不会有太大的的冲突。

  取得同意后,她立刻让策划部工作人员开始执行,做广告的、印传单的、联系厂商准备赠品的,每一个人都开始忙碌了起来。

  这是她在新店的第一次执行活动,和每一个人员的配合都很愉快,也没她想象的那么难。

  广告公司合作多年了,所以加急给他们印出了传单,所有的一切都准备好了,万事俱备只欠东风,就等着第二天开始执行活动了。

  忙碌起来的日子总是过的很快,她已经忘记了和江浩约好的午饭,要不是手机响起,她还不知道已经到了吃饭的点。

  江浩在黑色的轿车里等着她,毕竟同行他觉得他还是避嫌,不应该去她办公场所等待她。

  宁静匆忙的从办公室里小跑出来,她还是让他等待了一个小时,还没坐上车她就一直在说不好意,不好意。

  今天的江浩穿着一身正装,白色的衬衫,加上蓝色的领带,黑色的西裤,显的整个人都不一样了。

  虽然以前也看到他穿过正装,但是她感觉今天特别不一样,和那个穿着体恤在桐梓县城里踩黄包车的江浩简直不敢想象,就像一个是亲妈的孩子,一个是后妈生的,虽然五官都很好看。

  “怎么了,我脸上有东西吗?”

  因为宁静盯着他看,所以他觉得有点奇怪。

欢迎大家访问:牛王小说网
本文地址:http://www.nwxiaoshuo.com/book/61566/286/